正月初八(重回牢笼版)

健康至上,快乐至上。

【航润】捡猫日记

△小学生垃圾文笔



△毫无逻辑,非常水



△不喜勿喷不喜勿喷!



△请勿上升小孩,上升飞哥一口一个你



△毛燥小猫航X乖巧小猫润





我叫赵泽忆,是的,我捡到猫了,不是一只,是一对。



我是应该普普通通的上班族,不过上班时间比较自由,所以我也有了副业。在闲暇时间,我会写点东西发在网站上。



捡到猫还要从一个月前讲起。



我很想养只宠物,小猫小狗的那种,可是没有什么途径,只能在码字的时候看着那些博主晒出来的猫猫狗狗的照片。



云吸猫也是不错的。



有天下楼,照常打算去公司签个到就去图书馆码字。签完到后,发现电脑忘了带了,就赶回家拿电脑。



等收拾完,外面却下起了倾盆大雨。又不是必须去图书馆,在家码字也行的。就把东西又都拿出来了。



码了会儿字,眼睛有些难受,虽然成年了,但是眼睛还是要爱护的。我就到阳台上看看风景,放松放松。



住在六楼,不怎么高,阳台正对着下面的一个小亭子。



正好是上班上学的时候,又下着大雨,小亭子此刻十分空旷。



我正无聊的数着亭子上有多少瓦片的时候,听到了一声若有若无的猫叫声。



我还以为幻听了,又传来一声,“喵——”。算是老校区吧,野猫也比较多。



只见一直狸花猫快速的从草丛中跑出来,几下就到了亭子里。



那只狸花猫在亭子里面走了几圈,又冲着刚刚藏身的草丛叫了一声。



我仔细的看着草丛,看到里面隐隐约约有一只猫,只是品种看的不太清楚。



那只狸花猫有些急,原地蹦哒了几下,又快速窜回那个草丛。接着,草丛一阵晃动,两只狸花猫一起飞奔到亭子里。



“这俩是兄弟吗?”我有些好奇了,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就拿了两根火腿肠,带了一把伞就下楼了。



临走前还去阳台看了看,两只小猫正窝在一起,秋天下雨,不免有些凉,何况雨打在身上呢。



撑开伞走出单元门,一阵寒风吹来,不禁一哆嗦。忍了忍,走到了小亭子里面。



两只猫看到我来了,其中一只似乎给吓到了,蹦了起来,随后立刻摆出一副要决斗的样子,滋着牙,发出低低的吼声。



另一只则是从座椅上跳下来,有些害怕的样子,耳朵耷拉着,尾巴不安的摆动着。



“我没有恶意啊。”鬼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两只猫讲话,慢慢蹲下来,从口袋里掏出被我捂的温温热的火腿肠,熟练的撕开掰成小段丢过去。



第一块把前面那只猫吓到了,火腿肠块滚到了后面那只猫面前。那只猫低头闻了闻,又小心的舔了舔,然后咬了一下口慢慢咀嚼,像一个温润如玉的公子一样。



前面那只猫赶紧过去,两只猫又交流了一下,然后就看见第一只猫也咬了一口火腿肠,想再吃一口,却犹豫了一下,让开了。



后面那只猫走上来狼吞虎咽的吃了,看来是真的饿了。前面那只猫抬头看了看我,似乎在谴责我怎么就给这么一点。



“好啦好啦,都给你们。”我把剩下的火腿肠都掰成小段,丢下来,两只小猫立刻拥上来吃东西。



我已经分不清哪只是哪只了。只是一只小猫吃的很猛,活脱脱一个干饭人的架势。另一只就是比较斯文。



那暂且叫他们小黄和小黑好了。我试探着叫了一声,好的,我被小黄挠了一下,还被小黑不屑的瞟了一眼。



“跟我走吗?”不管了,我试探着伸出双手,小黑走过来蹭了蹭我的右手,又扒拉我的膝盖。小黄也走过来啃了啃我的鞋。



很好,我抓着小黄的后颈把他提溜起来,心疼的擦了擦鞋,我新买的鞋啊!然后把小黑抱到怀里。他们两个也不吵不闹的,乖得很。



检查了一下,没什么大病,给他们搞了点东西吃,翻出来一个不要的软垫和一些准备扔掉的衣服,随随便便搞了个窝。



两只小猫吃饱喝足,也不怎么乱跑乱叫,就一起窝在窝里睡觉。我看外面雨还没停,打算等明天雨停了在带他们去医院做进一步检查。



第二天天气不错,小黄活蹦乱跳的,差点把我的茶杯打碎了,领着后颈提起来凶了几句,拍了拍以示惩罚,小黑则安静的趴在窝里等我给它准备早餐。



没有猫包,没有牵引绳,我就找了个大布袋子,把两只小猫放进去。小黑进去后就安静的坐着了,小黄则是一个劲的往外跑。



“要不然,小黑你劝劝它?”我看着在我身边晃悠的小黄,把目光投向小黑。“喵~”好家伙,小黑一开口,小黄就真的跳进包里了,虽然有些不情不愿的样子。



“走啦,安分点哦。”我提起包,放在电动车前的篮子里面,两只小猫一路上都把头伸出来看风景。小黄甚至探出了半个身子。



“哐当。”我把篮子的盖子盖上了,小黄试图顶开,只可惜场地不够大,只能作罢。



“老魏,帮忙看一下。”我把包交给大学同学老魏,他是个很喜欢小动物的人,自己开了家宠物店,里面也有负责给宠物看病的医生。



“没什么大问题,狸花猫很好养活的。”我听了后松了一口气,“那帮它们洗个澡吧。”



大概几十分钟过后,老魏拎着小黄的后颈出来,有些小怨愤的丢到我怀里:“太闹腾了,打翻了我一瓶护毛素。”



罪魁祸首窝在我怀里慵懒的打了个哈欠,又蹭了蹭我的手。好了,没脾气了。



把两只小猫带回家,就准备搞午饭,简单的煮个面。端着面准备去房间里吃,还可以看看电影电视剧。



突然看到电脑桌上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在动,“小黄!你……”怕小黄把文档删了,赶紧过去。却看到新建的文档里只有一个字,航。



“喵!”小黄冲我叫,用尾巴拍了拍电脑,差点给我把电脑拍下去。



“你是喜欢这个字吗?”我端着面坐在椅子上认真地问。“喵。”似乎是听懂了,小黄点了点头。“那以后就叫你小航好了。”



小航开心的走过来舔了舔我的筷子。“你别!害。”我无奈的站起来去厨房换了双筷子。



“是小黑吗?”从厨房出来,注意到客厅里面小黑正在捣鼓一本字典。“看上哪个了?”我走过去,看到“润”字被小黑挠的有些破。



“那就叫你小润好了。”我rua了rua小润的头,小润高兴的把那一页撕下来了。“我的第十一版新华字典啊!”



之后,小航和小润一直陪着我,家里也越来越热闹,几十平米的房子也由于猫咪用的东西变得拥挤了起来。



就是这两位猫主子不爱吃猫粮,倒是对人吃的米饭啊,面食啊感兴趣。小航喜欢吃饺子,那么小一只狸花猫,一餐能吃几十个小饺子。



小润也是,对大馒头和稀饭情有独钟,吃馒头那架势不亚于小航干饭的架势。不过他们俩最爱吃的还是肉就是了。



小航和小润总喜欢黏在一起,小航喜欢给小润顺毛,经常看到小航把小润扑倒然后压在他身上给小润舔毛。



就像小情侣一样。我经常这样想。



总觉得有些不对劲,对于小航和小润能听懂自己的话这件事,老魏讲,“他们就是懂个大概罢了。”



我表面点点头,表示同意,内心还是疑惑。就拿有一次午饭来讲,我没有拿食材。问他们两个吃什么。



“吃米饭叫一声,吃饺子叫两声。”我瘫在沙发上看电视,拍了拍两只小猫,问这个令人(猫)深思的问题。



“喵~”这是小润。“喵!喵!”这是小航。“行,”我拍了拍小航的头,使劲的揉了揉,“喵!”小航有些不满我的动作。



“乖啊,就在这边看电视啊。”煮了点饭,我也喜欢吃嘛。又下了点自己包的饺子,小航喜欢吃我包的青菜猪肉馅儿的。



做饭的时候总觉得外面有人讲话。“阿润,你都不帮我,我都快成脑震荡了。”“哎呀,哥那是跟你玩呢。”



“什么东西啊?”我端着饺子往外,什么没看到,只是两只小猫像做贼心虚一般盯着我。



“过来吃饭啦!”“喵!”两只小猫一溜烟跑过来,熟练的跳上板凳在跳到桌面上。他们不喜欢在地上用猫咪用的碗吃饭。



事情发生的突然 ,那天我照常准备去单位打卡。“走了啊,你们两个在家里别瞎闹啊。”



在等红绿灯的时候,领导突然打电话过来要求我处理一份文件,我在包里没翻到U盘,就回家拿。



还没进家,就在门口听到了家里传来打闹声。我悄悄打开门,经量小点声,“谁!”突然传来声音,是好听的少年的声音。



我看着两个正在玩闹的少年突然停住,较高一点的挡在前面,微微抬起右手挡住另一个人,有些警惕但是不难看出有些害怕的成分。



另一个则站在后面,怯怯的看着我,像做错了事一样,无意识的扣手。



“你们……”我早就想过这样,毕竟是个文手,脑洞可不是一般的大,“没事,你们先玩着。”



毕竟工作要紧,我可不想扣工资,赶紧拖鞋进去找U盘,边翻东西边问,“是小航和小润是吧。”



“我叫左航,就是小航。这是陈天润,就是小润。”挡在前面那个少年开口。



“好的,了解,”我找到U盘了,走回门口 “那你们两个先玩着啊,我今天中午可能不回来了,”讲完这句话明显听到有人“啊”了一声。



“午饭自己解决,”边穿鞋边继续交代,“会做饭就做饭,不会做饭可以吃点零食垫垫肚子,零食在那个白色的大箱子里面。”



“OK,知道了。”左航回答。“那你们变成这样也方便,想开电视自己开,电脑不准碰,可以玩平板,不准花钱。”



我已经站在门外了,想了想没什么要交代的了,“如果有什么事情,可以用平板上的企鹅和我讲,我账号叫‘忆哥’,会用吧?”“会的。”这次是陈天润。



“走了,在家乖点。”我把门带上,赶紧去公司了。



“我回来啦。”没有回应的愉悦的猫叫声,到是沙发上两个身影突然坐直。



“左航和陈天润是吧,”我记东西向来快得很,“晚饭吃什么?”没有等到回应,我看了看两个不知所措的少年坐直在沙发上。



“你们不说那我就下面条了啊。”我把包放好,换了身家居服就去厨房准备晚饭,“没饿着吧?”看了看桌上几个空的零食包装袋。



“没有。”终于有回应了。“那就行。”我也没怎么在意,下面去了。



煮面的时候,两个小孩一声不吭的站在我厨房门外看着我。“你不害怕吗?”等了一会,小航开口了。



“额,还好吧,”我回头看了一下,左航靠着门框站着,双手不自然的揪着裤子,陈天润站在外面,一只手还扒拉着门框。



“你们也看到了,我也是个文手,平时也会想些有的没的的东西,你们这样的话我是有想过的,”我把面端出来,“先吃饭吧。”



座位没有变,只不过原来没有人坐的两个椅子上现在坐了人。



左航吃东西特别快,一碗面条,感觉几下就没了,意犹未尽的舔舔嘴,看了看我碗里的面条,又看了看我。



“还想吃?”我抬头看他,他点点头,犹豫了一下,“想吃饺子,你包的。”“行,天润呢?”



陈天润似乎是被突如其来的点名吓到了,嘴里的面条都咬断了几根,“不用了,这些够了。”“也是,你一顿吃他两顿的量。”我拍了拍左航的头,开玩笑说到。



煮饺子的时候,他们两个又站在厨房外面,“你们到底想说什么啊?”我无奈,问了一下。



“你,会不会赶我们走?”欲言又止了半天,还是左航大着胆子问了出来。“这个啊,我无所谓。”我仔细想了想,确实是无所谓。



我赚到的钱不仅够我自己生活,也够在养活两个人,并且还会多出一些钱。我平时也不乱花钱,家里也不小,够三个人住。



“你们要是想留下来,我不会赶你们走,在我家住。如果不想留下来,我也不会强行留住你们。”



看着两个小孩本来应该开开心心的看动画片,却因为心事而坐立不安。我及时说出了我的想法。



“我们两个想留下来,我们不想出去继续流浪了。”陈天润先开的口,左航在旁边附和的点头。



“可以是可以,”我答应下来,看着两个欢呼的小孩起了玩心,“但是有条件哦。”果然,立刻愣住了。



“我养你们也不会白养,”我翻了翻通讯录,“过几天给你们找个地方上学去。”“可以的。/没问题!”都答应了,那就好。



“左航去高一,陈天润去初三,行吗?”我试探着问。“那个,”左航立刻打断我,“我想和阿润一起上学。”



我笑了笑,“当然可以,那就一起去初三吧,把初中的知识点都学学,也是,不然直接上高中要出事了。”



几天后,我带着左航和陈天润站在第一中学门口,“就这了,等下我同学。”一手揽一个,活像个大哥。



“哥,初三要学的东西难吗?”陈天润有些担心的问我,“还好吧,反正我考上了省重点高中。”“哇哦!忆哥牛啊!”左航差点脱口而出的国粹被憋了回去。



“呦,就这俩小孩啊,是双胞胎吗?”没一会儿老同学来了,看到左航和陈天润非常惊奇的说。“差不多吧,反正是兄弟。”



我拍了拍两人,然后推了出去,“交给你了,出事了,你等着。”我满脸笑容的威胁着。“当然当然,走啦。”老同学一脸无奈的带着俩小孩走了。



中午去接小孩回家,饭桌上,问了问早上的学习感受。“还可以,跟得上。”这是陈天润。“就这?也没什么嘛。”这是左航。



“我就应该把你送到高中去。”我咬牙切齿的讲,“好好学啊,我还指望着你们能考个好大学呢。”



“那必须的!”果然是你,左航。陈天润笑了笑,没说话,只是嗯了一声。



日子就这么过,两个小孩学习一直都很好,他们班主任也经常夸他们。“就是这个左航吧,要多学学陈天润啊,小孩太毛燥了。”



“啊,是的是的,左航这小家伙在家也是这样,我有的时候也很头疼啊。”我笑着回应老师的唠叨,只想赶紧走人。



果然过了这么多年,还是不习惯和班主任在一起聊天……



至于中考,两个小孩考得都不错,陈天润还去参加了自主招生考试,并且成功入小围。收到消息那天晚上,左航高兴的吃了四十个饺子。



有一次,他们两个去学校上学了,我在家闲的没事干,正好晾衣服。发现不知不觉间,晾衣架上的衣服从只有我一个人的,变成了三人的。



伙食费也多了起来,电费水费也多了起来。本来有一间书房被改成了卧室,充满学校气息的上下铺双人床大大方方的靠墙摆着。



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吗。原来他们已经融入了我的生活,我甚至我想不起来之前一个人是怎么过得了。



小说还在写,从一个普通的兴趣爱好变成了可以赚稿费的副职业,也多亏了小航和小润给我提供的灵感。



门口传来了打闹声,“叫你非要秀车技,摔了吧。”“阿润,你都不安慰我。”“那是你活该,略略略。”



“叮咚——”门铃被按响了,我赶紧过去,一开门左航就和我诉苦,“哥,我骑车摔倒了阿润还笑我。”陈天润在旁边笑着说,“哥你别听他的,那是他自己作。”



“好了好了,都别吵了,吃饭了!”我赶紧制止住两人的打情骂俏的行为。“好!”齐声答应。



伴随着饭桌上的欢声笑语和饭菜香,又是平淡而美好的一天啊。







END?

评论(24)

热度(919)

  1. 共68人收藏了此文字
  2. 用户7900984541869正月初八(重回牢笼版) 转载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