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月初八(重回牢笼版)

健康至上,快乐至上。

【航润】物种隔离•蓝色献祭

小学生垃圾文笔


不喜勿喷不喜勿喷


不要上升小孩,上升就和私生嘴对嘴


主航润,副极禹


孤寡无聊巨龙航X淡定温柔人类润



这是一个有龙的世界,传说中,龙是邪恶的,会来到人类的村庄掠夺。后来,龙和人类打成共识,每隔二十年,人类会挑选出一名年满十周岁且不超过十五岁的青少年,送到专门修建的祭祀港口献给龙。



一开始还没什么变动,到后来,一些家庭开始计算孩子的年龄,甚至有些年份都没有小孩出生。



陈天润是个例外,陈天润的妈妈在怀孕的时候依然去干活,不幸早产,所以陈天润的年级就符合献祭年龄。只是身体有些弱。



领导人对于这些符合献祭年龄的小孩和家庭有特殊关照,所以陈天润小时候有很好的教育资源,懂很多知识,大家都觉得可惜,这么好的小孩,却符合献祭年龄。



很快,陈天润快十岁了,献祭时间也快到了,大祭司找遍了周围的几个小镇,符合献祭年龄的孩子却没几个。



“不要啊!”陈天润是被强行带走的,他是知道献祭的事情的,陈天润的母亲哭的很伤心,父亲也在叹息,但是为了这一片的安宁,只能将儿子交出去。



祭祀的日子到了,大祭司给了陈天润一套新的衣服,换上之后,陈天润显得更加有青少年的意气风发。



时间到了,陈天润被送到一条小船上,他自己把小船划离岸边,然后静静地站在船上。



龙的吼声从远方传来,岸上的人们有的都被吓哭了,陈天润则十分安静的站着船上,因为身体差,会咳嗽几下。



没多久,一条黑褐色的巨龙从海的那边飞过来,身上泛着蓝光,煽动几下遮天的双翼,便迅速飞了过来,一只巨爪抓起陈天润便立即飞走了,伴随着龙啸,海岸又恢复了平静。



龙爪并没有怎么用力,只是松松的抓着陈天润,不让他掉下去,陈天润一路上并没有感觉到什么让他不舒服的地方。



飞了一会儿,陈天润看到了一个生态很不错的岛。陈天润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洞穴,那条龙也飞拉进去,把陈天润丢到一个铺了不少稻草和牛羊皮的窝里。



“哎呦,”陈天润看了看周围,“诶,不疼诶。”看了看那条巨龙,“龙先生,你不打算吃了我吗?”



巨龙看了看陈天润,用头蹭了蹭陈天润,然后直起身来思索了一下,在一堆杂物里面翻出来一个普通人用的小碗,把爪子划破,把血滴在里面。



低声吼了几声,看着陈天润指了指碗。“要我喝了?”那条龙兴奋的点了点头,发出的声音都有些愉快的意思。



“怕不是个傻龙。”陈天润小声的低估了一句,从窝里爬出来,慢慢的走过去。龙似乎是听懂了,把头低下来,使劲的呼出一口气,陈天润被吹得有些难受,咳了几下。



巨龙似乎有些惊吓,很慌忙的样子,甚至微微的张开了双翼,慌乱的叫了几声,又用翅膀推了推陈天润的后背。



“没事的,我从小就身体差。”陈天润浅浅的笑了下,摆摆手,走到碗旁边又端起碗,“喝了吗?”



“呼呼”龙点点头,似乎在催促他。“有点腥诶。”陈天润说完看到龙愣了一下,有些委屈的把头偏了偏。



“好啦好啦,我喝咯。”陈天润一只手捏着鼻子 一只手把碗捧起来,把里面的龙血都喝了。



“咳咳,呼,我喝完咯。”陈天润把碗倒过来,“你看,喝完咯。”“那就好。”龙突然说话了。



“你这是……哦,我喝了你的血才能听懂你讲话吧。”“对的对的,小脑瓜子挺聪明的嘛。”龙开心的扇了扇翅膀。



“龙先生,你有名字吗?”“左航。”叫左航的龙回应,“你呢?”“我叫陈天润,以后请多关照啊。”



和左航在一起的生活并没有大人说的那么可怕。左航住的岛上有丰富的资源,就不说有几十种野生的蔬菜水果了,岛上甚至有大片的田地用来种菜,还有圈养的牲畜。



甚至有人类用的锅碗瓢盆等生活用品。这是陈天润没想到的。



刚开始,陈天润还好奇左航那么大一条龙怎么用这些东西,不过在看到左航能变成人的样貌后,就没什么好讲的了。



“你居然能变成人的样子。”陈天润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看着变成人的左航在那里摘菜。“对啊,不变成人的样子有些事情坐起来不太方便。”



左航抬手扔了个西红柿过去,“接着”,陈天润精准的接住,擦了擦,咬了一口,“挺甜的。”左航立刻神气起来了,“对吧对吧,我种的当然甜!”



“你为什么不吃了我呢?”一天晚上,左航和陈天润去躺在窝里,陈天润突然转个身趴在窝里问左航。



左航睁开眼睛,看着陈天润,又笑了一下,“谁说我吃人了?”“那你为什么要到我们小镇上去抓人?”陈天润歪了歪头,很不理解。



“我带过来的那些人不像你,都怕我,都以为我要吃了他们,”左航叹了口气,“我只是太无聊了,整个岛上就我一个,想找个人陪陪我。”



“可是他们都怕我,要么自杀,要么想杀了我。”左航有些不满,“所以这么久了,还是我一个人,”抬眼看了看陈天润,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,“不过幸好你来了。”



陈天润又躺下,正好躺在左航怀里,叹了口气,“害,没事了,我也打不过你,就在你这儿过完一生吧。”“好!”左航很开心,他搂住陈天润,在他脸上亲了一下。



“你你你,你干什么啊?”陈天润有些脸红的坐了起来。“诶?”左航有些疑惑,“这不是你们人类表达喜欢的方式吗?”



“额,这个的确是……”陈天润有些语无伦次,左航也没为难他,一把搂过来,“好了好了,睡觉睡觉。”



一龙一人就这样过了几年。突然,某一天,另一只和左航差不多种类的巨龙从远方飞了过来。



陈天润正在管理牧群,看到巨龙飞来,他以为是左航,因为左航早上跟他说要出去巡视一下。



等巨龙飞近了,陈天润意识到不对劲,他不是左航,左航的头上的角有些许蓝色,龙鳞在月光的照耀下也会泛着蓝光,像逐浪的百川一样。



而这条龙的角则是有几抹柏绿色,又有些白色。牧群也发出不安的躁动,陈天润赶快赶着牧群往回,随后那条龙降落到海岸上。



“真的很像诶!”龙背上传来声音,之间一个和陈天润年纪相仿的男孩站在龙背上,然后顺着翅膀滑下来。



“不好意思啊,豆叽吓到你了。”男孩跑过来道歉,“我叫张泽禹,这是张极。”张泽禹指了指身后那条叫张极的龙,张极也变成人的样子过来道歉,“不好意思啊,吓到你了。”



“我来迟了啊。”左航很及时的赶到了,落在地上没站稳,变成人的样子打了个滚。“哈哈哈哈左航你不行啊。”引来了张极的嘲笑。



“没事吧,”陈天润把栅栏门关好,跑过来看看左航,帮他拍了拍衣服上的灰,有指了指张极和张泽禹,“你认识?”



“啊,是,这个叫张极的,我发小。”大家随便找了片干净的地方坐下,左航开始介绍,“就我跟你说的那个有了老婆不要兄弟的那个。”



“喂,左航,你几个意思啊。”张极作势要打他,张泽禹感觉拉住,“豆叽不气哈。”



左航没管他们,“这是我老婆陈天润。”“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!”张泽禹发出来激动的叫声,陈天润有些脸红,但还是一个爆栗扣在左航头上。



“嗷嗷嗷嗷嗷!阿润你怎么可以这样!”“讲话,注意点。”陈天润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收回了手,“快到饭点了,我去做饭。”



“我也可以帮忙。”张泽禹适时开口,“行啊,那一起吧,我还不知道你们喜欢吃什么呢。”两个小朋友手拉着手去挑选食材了。



“喂,到哪一步了?”等二人走了后,张极捣了捣左航。“还没表白呢。”“那兄弟要加油啊。”



晚饭后,张极和张泽禹并没有打算留宿,闲聊了一会儿就走了。



夜幕降临,群星闪烁,天上的云不多,左航和陈天润并排坐在海岸上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。



聊着聊着,左航觉得时候到了,在话题结束后,左航便开口:“今晚的月色真美。”



陈天润自然是知道的,小时候听到大哥哥对大姐姐表白时,有说过这样的话。



“风也温柔。”说完,陈天润快速的转头在左航脸上啄了一口,然后转身就想跑。



突然身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,随后一阵强烈的气流把陈天润吹倒,陈天润想起身却被按住。



“撩完就跑?”龙嘴微张,带着威胁的意味,随后阴影消失,左航将陈天润禁锢在自己的两臂之间。



“答应了,对吧?”背着光,使得左航看起来更加帅气。陈天润点了点头,还没开口,就被左航略带侵略性的吻堵住了嘴。



“哈,左航,你肺活量怎么这么好啊。”陈天润喘着气,要不是他使劲的打左航的背,都快缺氧了。



“那老婆是该练练了。”左航打横抱起陈天润,往住的洞穴走去,“趁着今天天不错,是不是应该睡个荤的?”



“左航,我们有物种隔离的!唔!”还没讲完,又被一吻堵住了嘴。“没事的,乖,疼了就讲。”左航笑了一下,人畜无害。



几天后……



“小宝啊,我跟你讲,我太难了!”陈天润抱着张泽禹诉苦,左航和张极则被二人踢出去不给进来。



“没事没事,习惯就好。”张泽禹思索了一下,努力安慰着。“你有事吗?习惯就好?!”陈天润震惊了一会。张泽禹十分“我懂你”的点了点头。



回去的时候,陈天润坐在左航背上发呆,看着泛着蓝光的鳞片,和下方深不见底的大海,陈天润突然想家了。



“左航,”陈天润突然开口。“怎么了,不开心吗?”左航微微回头,感觉到背上的人有些难过。“我突然想回家了,但是怕他们认不出来我。”



“应该没事吧?”说着,到目的地了,左航仔细看了看陈天润的样貌,的确和来的时候有些不同。“但是已经十九年了。”陈天润看着水里自己的倒影。



“我虽然已经二十九了,但是样貌还是十八十九的样子,要是爸爸妈妈的话,应该是能认出来的。”陈天润说着,转头看向左航。



“要不然这样吧,”左航想了想,“按照惯例,下个月我就要去沿海那边去接人了。你要不要一起去?”



“可以啊!”陈天润开心了,“是个好办法!”可是左航却有些犹豫,想说话却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才算好。



“怎么了吗?”陈天润看到左航有些为难。“我不太想去接人,我有你就够了。”左航像个小孩子一样苦恼的说着。



“嗯,那这样,到时候你按照惯例过去,带上我,然后我跟他们说以后不用准备祭品了,你觉得怎么样?”陈天润想到了个方法,便说出来和左航讨论。



“你们在那边是祭品吗?”左航觉得有些好笑,“不过也是可以的,到时候试试吧!”陈天润比了一个OK的手势,并且自动无视了前一句话。



一个月后,又到了每二十年一次的献祭典礼,献祭港口像以往一样围满了人,浅海区的海面上停着一只小船,船上的小姑娘正哭着想回去。



没多久,左航带着陈天润飞过来,并不像往常一样直接抓起人飞走,而是落在浅海区里,把头低下靠近小船。

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你不要过来啊!”小姑娘被吓破了胆,缩在小船的另一头。“这个小姑娘好吵。”左航埋怨着。



陈天润顺着脖子走到头上,再轻轻巧巧地落到小船上,“你这样吓到人家了。”陈天润敲了敲左航的鼻子,左航便把头抬起来,头低头看着小船上的人。



“没事了没事了,”陈天润坐过去安慰小姑娘,等小姑娘冷静后,又让左航把小船推到岸边。



上岸后,众人都十分疑惑,大祭司更是直接问陈天润怎么回事。



“是这样的,”陈天润慢条斯理的开口,“这位龙先生只是太寂寞了,并不是想吃人的。”此言一出,引起大家的诧异和震惊。



也有的人认出了陈天润,“他不就是上一个被送走的孩子吗?!”“天哪!他是陈天润!”陈天润礼貌的笑了笑,“是的,我是陈天润。”



陈天润又和大家宣布,“从今以后,大家不用再担惊受怕了,不用在每二十年选一个小孩送出来了。大家可以安安稳稳的生活了。”



人群静了几秒,随后爆发出欢呼声,大祭司也十分激动,抓着陈天润的双手不停的道谢,“真是个好孩子啊!”



突然,人群中挤出来一对夫妻,他们十分激动的走过来,男人还踉跄了一下。



“天润,是你吗?!”女人看着眼前的青年,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居然还活着。“妈!”陈天润扶住母亲,也有些激动。



“小润啊,长大不少了啊。”父亲也拍了拍陈天润的肩膀,一家三口相拥在一起。



“吼——”看着人们都在欢呼,左航一开始也是高兴的,但是时间久了,就有些无聊了。



人群突然安静下来,生怕巨龙下一秒就毁了小镇。“好了好了,别闹脾气了。”陈天润对着左航摆了摆手。



“那天润要走了,父亲母亲要好好生活啊,日子还要继续过呢。”陈天润向后退了几步,鞠了一躬,“感谢父母养育之恩。”



左航早就把头低下来,陈天润爬上去后,大喊一声“爸!妈!我走啦!”便和左航一起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。



“好了吧?”左航问陈天润,陈天润有些开心,像是喜极而泣,“看到大家都过的这么好,我也满足了。”



“该回家了,日子还要过呢。”陈天润看着朗朗的晴天,阳光照在身上,十分舒服。



“玩吗?”左航突然提出来,“那你要啊接住我哦。”陈天润笑了笑,拍了拍左航的背站起来张开双臂一跃而下。



左航也变成人的样子,和陈天润一起下坠,在里海面还有一两百米的时候变成龙的样子接住陈天润。



“天润!”不远处传来喊声,几秒后,张极带着张泽禹飞到陈天润和左航身边。



“先把我放在他背上吧。”陈天润指了指张极,“行。”左航松爪,张泽禹接住陈天润,随后一拍张极的背,“拐到了!撤!”张极立刻扇动翅膀迅速飞走。



“喂!你们干嘛!”左航也赶紧跟上。“还能干嘛?拐你老婆啊!”张泽禹一只手抓着张极防止自己掉下去,另一只手搂着陈天润,笑的猖狂。



“去我家玩玩,最近又弄到些好东西。”张极及时开口,不然左航真能把自己掀翻了。



“哦,那没事了,走走走,晚上就在你家吃了啊!”左航安心,一个翻身,从张极左边翻到右边同步飞行。



“你几个意思啊?”张极对于这种炫技操作表示不屑。“离我老婆近。”左航回答的理所应当。



陈天润看着拌嘴的两条龙,感受着清凉的风吹过,笑了。



其实,他可以留在小镇,他和左航说过的,左航虽然不太乐意,但是左航说过,他不希望自己喜欢的人不开心。



如果陈天润执意要回去,他也不回拦着,只是会多往返几次,多去看看陈天润。



但是陈天润选择留下来陪着左航,他在赌,赌这样的生活会更好。



夜晚,陈天润躺在变成巨龙的左航的怀里,看着满天繁星,觉得,他赌赢了。



“晚安,祝好梦。”




END.

评论(23)

热度(1007)

  1. 共85人收藏了此文字
  2. 用户7900984541869正月初八(重回牢笼版) 转载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